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六合赢家 > 内容

蒲柳人家》(图

时间:2017-09-14 04:29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刘绍棠的小说集《蒲柳人家》,人称北运河的“田园之歌”。它收入了刘绍棠创作旺盛期的绝大部分代表性作品。它们以他的家乡——通州儒林村为背景,透过一幅幅具有浓郁乡土气息的风俗画,热情讴歌了京东北运河沿岸乡民的善良美好和情操,展示了他们丰富的内心世界。该小说集写作凝结着一个农村姑娘与作家刘绍棠的半生情感。在一个特殊年代,一个是落难蒲柳的作家,一个是生于蒲柳的善良姑娘。在他们共同的家乡发生了他们人生中一段刻骨铭心的邂逅,从最初的交往到第一封信的开始,她成了他心灵上最接近的人。他们的命运因此连接在一起。她成了他创作的原动力,活进了他的作品里;他们憧憬做上的夫妻,却又止步于兄妹情谊……1996年12月12日,刘绍棠写信给杨广芹说:“我在儒林村的生活,你了解很多,希望你写一写,刊登出来。”1997年3月,刘绍棠去世。2013年,杨广芹的《心安是归处——我与刘绍棠》出版。刘绍棠的小名叫“宝琴头”,杨字有“木”,刘绍棠说,不如我们共用一个琹字吧。后来这个字刘绍棠用了一生。杨广芹的讲述从琹字开始,从琹字结束,似乎走了一个命定的。杨广芹说:“我们的儒林村,共同的生身之地。流水光阴,恍如一梦,我这梦只有一个地方、一个人,它长长久久地萦绕着我这半生。我1951年生于儒林村,我出生那年刘绍棠15岁。他的文名早已传出了儒林村。他是村民们眼中的天才和英雄,是了不起的大作家。1966年他避乱还乡,我已读初中二年级。我与刘绍棠这两个儒林村的人竟有了命运的相交点。”

  杨广芹活泼、能干、思想上进,时任村团支部支记。因为不愿与“摘帽”刘绍棠界限,杨广芹三次被取消推荐上大学的名额。刘绍棠不敢写作。杨广芹就对刘绍棠说:“你写吧,我支持你!”“你写吧,我给你挡着!”“你写吧,我给你顶着!”让刘绍棠飘摇有了安放和归宿之处。说她“像桅顶一样给我希望”。在杨广芹和鼓励之下,刘绍棠创作之火重新燃起。他躲在他那个四面漏风的小屋里偷偷地开始了写作。他她的美好,他说,我要把你写进我的小说里,让我们的故事在小说里长长远远。他把自己的创作当做献礼,在她的每一年生日那天献给她,这个习惯也一直保持到老。从《桅顶》到《地火》到《春草》,直到包括《蒲柳人家》在内的刘绍棠1979年重返文坛后发表并引起轰动的一系列作品,书写的都是女子杨广芹的影子和美丽运河的乡村画卷。刘绍棠说:“我的乡土小说,多半取材于本村,人有原型,事有出处,芹妹子是亲历目睹的人,凡是我写的缺欠不足之处,她都帮我充实、丰富、饱满。”刘绍棠看着杨广芹的照片写作,两个人对坐着,把村里的事篦了一遍又一遍。在风雨如磐的1975年,他“希望你跟我走”,1976年村里的拖拉机翻了,他担心杨受伤而暗暗抹眼泪,在1977年,为她呈现生命的最珍贵的礼物——小说《春草》,称她为“春草娘”。

  在此期间,刘绍棠给杨广芹写下了数万字寄托心迹的书信,有段时间达到“每天一封”,但杨广芹从来没回过信。以刘绍棠当时的身份,在当时形势中,他自然不敢行为大胆。但他是作家,文采斐然,却是有暗通心曲的方法。他给杨广芹写了一张条子说:我是你的阮湄(刘绍棠小说《知己》的主人公)。他与她订下知己之约。直到1996年,杨广芹才给刘绍棠回复了半生以来的第一封信,信中这样写:“如果年龄能够交换,病体能代替,我愿接受病魔的挑战,替你战胜疾病,弥补你痛失的青春岁月……”一年后,刘绍棠病逝。

  他们之间有着真正的懂得,刘绍棠对杨广芹说:“你就是自然,让人欢喜。”在老年的她的回忆里,她说道,“他知道我要到树林里搂树叶,他在50亩地河湾里劳动,休息的时候,长途跋涉,到树林里找我,远远的,我就看见他急匆匆跑来的身影,我们站得远远的,只是我看你,你看我,很高兴的笑了又笑。”

  杨广芹关照刘绍棠,并没有什么的动因和目的,更多的是出于朴素的农民式的善良,是因为性格刚正直爽的母亲的言传身教。她母亲不忍大作家的手艺被荒废,她不忍才华横溢的大作家被毁掉。1979年刘绍棠的光荣与辉煌又回来了,他回到了城里,过上了以前的光彩生活。而杨广芹此时已年近30,成了村里的老姑娘。在刘绍棠回城的第二年,她在一个腊月里孤身走出了儒林村,带着一份释然嫁与了他人。后来刘绍棠红遍中国文坛后,杨广芹从不自己与刘绍棠的关系。她的《心安是归处——我与刘绍棠》出版,把一段已过去40余年的往事向讲述,那也是刘绍棠的遗嘱。

相关推荐